菜单导航
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良心与罪恶

时间:2020-06-30 09:19:44 来源: 未知 作者: 洛阳网 阅读:118

  儿子受伤引出十六前的隐情
 

  
 

  杨树财到西水镇任镇长没上一年,便与镇卫生院的护士马小芳勾搭成奸,并使马小芳怀上了孩子,为此,马小芳便非让杨树财娶她不可。而杨树财家中不但已有妻子,就连儿子都十五岁了,况且儿子也非常聪明可爱,他怎么也舍不得与妻子离婚。可马小芳却是不依不饶,并威胁杨树财如不和妻子离婚她就到县纪委告他强奸罪。这杨树财年刚三十八岁,也正是年富力强之时,为了自己的大好仕途,无奈他只好向在家里的妻子提出离婚。
 

  杨树财的妻子叫苏爽,是十六年前经人介绍与杨树财结婚的。她人长的远没有马小芳漂亮,可在这十六年里,她不但给杨树财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还承担着伺候公婆和繁重的家务,家里十几亩承包地也靠她一个人,她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好媳妇。当苏爽听到杨树财要和自己离婚时,非要他提出离婚的理由,否则就不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杨树财哪有什么理由啊,可马小芳却是步步紧逼,然而,也就在这时,儿子的一次受伤赐给了他一个绝好的离婚理由。
 

  这一天儿子小龙骑自行车从学校回来,不小心跌到桥下受了重伤,在县医院抢救时急需输血。可由于适合他儿子的b型血浆没有了,杨树财便提出抽自己的血输给儿子。然而,在医生对杨树财进行验血时,却发现他的血型与小龙根本不吻合,也就是说,小龙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在杨树财的心目中,小龙是他与妻子结婚后十个月出生的,而且也没有发现妻子有任何越轨之疑,他不相信医生的话,便带着小龙到省城大医院做了亲子监定,结果使他如雷轰顶:他与小龙没有血缘关系。
 

  这是怎么回事?杨树财非要妻子苏爽解释清楚不可!这一下苏爽哭了,她不得不道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也就在苏爽出嫁的头天下午,苏爽到姨家走亲戚回来晚了,被一个蒙面男人强奸了。这事她不敢跟任何人说。苏爽也没想到那次竟会怀孕,所以也就一直认为小龙是丈夫杨树财的孩子,却万万没有料到这次儿子的受伤暴露出了十六年前的隐情,并跪在丈夫面前乞求宽恕。然而,此时此刻的杨树财不但为自己戴了十六年绿帽子而怒不可遏,而且觉得这也是天赐良机,便以此为理由坚决与苏爽离婚,并以小龙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为由,不承担任何抚养义务。就这样,苏爽无奈之中只好在离婚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她也要求杨树财不要把真相告诉儿子小龙,在杨树财答应后,她便含泪带着儿子小龙回到了娘家。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三个月后,杨树财与已怀孕六个月的马小芳结婚了。
 

  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前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下午四点多钟,也正是客人喝酒的时候,十几张桌子把本来就不大的院子摆的严严实实,百十位客人随心所欲的吃着,喝着。当酒席进行到五点半时,杨树财正在招待客人,突然从外面走进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杨树财一见,慌忙迎了过去把这孩子拉到外边,低声问道:小龙,你来干什么?
 

  爸爸,快救救妈妈吧,妈妈她快要死了!原来这孩子就是小龙,他说着便哭了起来。
 

  杨树财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妈妈她怎么啦?
 

  我妈病了,是尿毒症,医生说得换肾,可换肾得二十多万,外公把房子和拖拉机都卖了,乡亲们又捐助了两万,可还是差五万,爸爸,我知道你有钱,你就救救妈妈吧!杨树财想了想说:小龙,你也不小了,也应该懂事了,你也知道,我已经和你妈离过婚了,况且我这个穷镇长哪有钱呀,你还是先回去,以后我再想办法吧。杨树财说着便扭头就走,不想却被小龙死死拉住并跪在了他的面前:爸爸,看在儿子面上,你就救救妈妈吧,没有五万,两万一万也行,等我长大了会加倍还你的!
 

  这就是小龙吧,既是孩子找来了,哪能让他空手回去呢?没多有少,还是给他点吧。不知什么时候马小芳就站在旁边了。杨树财连忙掏出两张百元钞塞进了小龙手里:这是二百块钱,你赶快回去吧。
 

  晚上九点客人们渐渐散去,多喝了几杯的刘副县长已是烂醉如泥了,杨树财只好亲自驾着他那辆黑色奥迪车送他回去,马小芳也同车前去。回来的路上杨树财情不自禁地在马小芳脸上亲了一下,马小芳顺势搂住了杨树财的脖子狂吻起来,这使杨树财驾驶的轿车像醉汉似的在桥上忽左忽右地狂奔起来,就在这时,从桥的西头走来了一个抱着孩子的乡下女人。那女人见状慌忙躲避,但来不及了,一声惨叫,那女人便连同她怀中的孩子倒在了车轮下……
 

  杨树财夫妇即刻推开车门下车一看,那女人和孩子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了,场面惨不忍睹。
 

  怎么办,报警吗?马小芳吓得连声音都在发颤。
 

  杨树财犹豫了,两条人命,且不说要付出高昂的赔偿,还必将给自己的仕途留下难以消除的负面影响,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衡量报警都是不可取的。杨树财四下望望,见茫茫夜色中连一个人影也没有,他心一横,便拉马小芳重新上车,一踩油门飞速离去。
 

  回家后,为了不留痕迹,便和马小芳将车轮上的血迹冲洗得干干净净,又觉得此事无人看到,这一夜,睡的倒还踏实。第二天九点多还未醒来,还是马小芳大声喊醒了他:树财,快起来,快起来,出事了,出事了。
 

  杨树财睁开眼睛,见马小芳手里拿着一张纸在面前直晃,几行歪歪斜斜却又使他胆战心惊的字马上跳进了他的眼帘:
 

  杨树财,昨晚十点多钟,你开着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在西河桥上撞倒了一名妇女和一个孩子,可你却不是赶快投案自首,而是肇事逃匿。两条人命啊,你这样做也太缺德了,如果让人知道真相的话,你不但要付出高昂的赔偿和丢掉官帽,恐怕还要蹲大狱的。想必你也懂得破财消灾的道理吧,如果你不想让我把此事捅出去,那就限你在今天晚上九点将二十万现金放在镇中学西侧的机井房中,如果你玩什么花招,后果你是知道的。
 

  一个目击者
 

  你是从哪拿到这封信的?杨树财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我刚才开大门时从门缝中掉下来的。马小芳答道。
 

  杨树财脑门上顿时冒汗了,片刻之后,他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委婉地问道:我听说昨晚在西河桥上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而且肇事车辆已经逃逸,你们处理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在现场发现什么线索?
 

  接电话的是派出所苏所长,他一听是镇长在询问昨晚发生的那起事故,便如实回答:是这样的,我们是昨夜十点四五分接到群众报案的,当我们赶到事故现场时,发现两名受害人均已死亡,而肇事车辆早已逃逸,又没有找到目击者,我们便通知了县公安局,可他们也没有在现场发现任何线索。
 

  杨树财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决定今晚九点悄悄将二十万现金放在镇中学西侧的机井房内。
 

  
 

  杨树财也万万没有料到那个敲诈者竟然会是一个警察
 

  
 

  杨树财看看表已是八点四十分了,便提着一只装有二十万现金的大提包出门了。这一次他没有开车,而是骑着自行车直奔机井房的,可他哪里知道,在他身后却有一条黑影在不远不近地跟踪着,当他来到离机井房还有百十米的路边时,那条黑影才悄然调头离去……
 

  杨树财将自行车停放在路边的一棵大树后面,然后步行来到机井房。本来,他是打算将那装有二十万钞票的提包往机井房里一放就离开的,然而,当他将提包放进机井房又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杨树财乃堂堂一镇之长,岂能被这敲诈者任意摆弄,就这么离开也太窝囊了,倒不如藏在暗处等那敲诈者的到来,我倒要看看这个敲诈者到底是谁。
 

  两个多钟头过去了,却一直没有看到那敲诈者来这里取钱,他心里不由得犯起了嘀咕:莫非是那敲诈者看到了我没有离开不成?正当杨树财打算离开时,忽然看到从西边路上过来了一高一矮两条黑影。杨树财慌忙缩了回去,躲在门后两眼直盯着那两条黑影。
 

  月亮早已落下,天地之间黑蒙蒙一片。两条黑影离机井房还有十几米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只见那走在后面的高个子突然从背后掐住了矮个子的脖子,一番扭打之后那小个子最终倒在地不动了,而那高个子则将小个子背起直接来到机井跟前,并毫不犹豫将那个人扔进了井里。然后直接进了机井房,先是按亮打火机,然后拿起了放在地上的提包数起了钱。
 

  由于打火机的光亮十分微弱,一直站在门后的杨树财怎么也看不清此人的脸面。本来,杨树财以为此人拿到钱后定会迅速离开的,可没想到,那人数了钱后不但没有离开,而是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你是杨镇长的老婆吧,我就是那个目击者,请你转告杨镇长,他送来的二十万我已经收到。不过我现在又改变主意了,他必须再送来三十万,否则我会报警的。
 

  黑暗中,杨树财一子就懵了,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个敲诈者竟然还要三十万,说不定后天就会要一百万,如此无休止的敲诈何时是个头啊!倒不如干脆来个杀人灭口永远除掉这个后患。杨树财想到这随手从地上摸到一块砖头,狠狠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那人连哼也没哼一声就趴在地上不动了,手中的手机也落在了血泊之中。
 

  为了不在现场留下任何线索,他把手里的砖头扔进了井里,又想起了那敲诈者刚才曾给家里打过电话,他又重新走进了机井房,虽然很快在血泊中找到了手机,却弄的他满手都是血。杨发财一阵恶心,随手在那敲诈者的身上抹了几下,然后才走出机井房将手机扔进了井里,又在路边小水沟里洗去了手上的血迹,这才骑上自行车驶离而去。
 

  
 

  杨树财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他一进门,马小芳慌忙向他说道:你可回来了,刚才一个男人打来电话,说他就是那个目击者,他让我转告你,要你再把三十万放到西河桥下,不然他就要报警把你肇事逃逸的事告诉警方,他这不是要咱倾家荡产吗?树财,这可怎么办啊?
 

  没事,我已经把他给干掉了,他再也不会来敲诈了。杨树财冷冷一笑回答道,可马小芳一听却吓坏了:天哪,你杀人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杨树财冷冷一笑:没事,我在现场又没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我得赶紧去洗个澡,说不定明天我还要指挥警方破案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杨树财提前半个钟头就来到了办公室。因为派出所就设在离他办公室五十多米的一座小楼里,他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就能看到派出所里的动静。然而,他一直等到中午下班也没有任何动静,直到下午五点半钟,才有一个农民气喘嘘嘘地跑进了派出所,几分钟后,派出所的苏所长就站在院楼下大声喊道:镇中学附近发生命案,全体集合,马上出现场!
 

  苏所长的声音很大,杨树财当然也听到了,可他并没直接过去询问,而是漫不经心甚至是有意无意地朝镇政府大门口走去,当他来到大门口时,一辆警车也从派出所大院驶了出来,坐在车上的苏所长见杨镇长站在门口,便停下车伸出头来向他说道:杨镇长,我们刚刚接到报案,说是在乡中学西侧的机井房里发现了一具男尸,我们现在就出现场。
 

  杨树财装着吃惊的样子问道:一具男尸!这个是大案,报告县局了吗?
 

  报告过了,县局马上来,要我们先去保护现场。苏所长回答后马上又问道:杨乡长,有时间的话,你也过去看看,县局来了也得有当地负责人在场嘛。
 

  苏所长的这句话正是杨树财所希望的,他答应一声便上了警车,他一上车,苏所长却又向他说了另一件事:杨镇长,昨晚因马庄发生了一起群体斗殴事件,全所干警都去出现场了,只留下一个叫宋梦奇警察在所里看门,可当他们处理完斗殴事件回到所里时,却发现那留守看门的宋梦奇不见了,今天也没来上班,打他手机总是关机,也不知这小子到哪里去了。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纪律性太差,如此擅离职守,回来一定要严加处理!杨树财严肃地说道。
 

  十分钟后,警车到达现场,杨树财是紧随着苏所长走下警车的,并紧跟走进了机井房里,然而,当苏所长查看那男尸时,却惊诧地发现此人竟然是昨晚擅离职守而且一直下落不明的民警宋梦奇。
 

  且不说在场警察都在为宋梦奇死在这里感到意外和惊讶,杨树财也万万没有料到那个敲诈者竟然会是一个警察。大约等了二十多分钟,县局的警车就到了,几名警察和一名法医也相继下车,负责勘察的是刑警队长韩明。
 

  韩明是杨树财的高中同学,他一下车杨树财便迎了过来,拉着韩明的手十分沉重的说道:老同学,这是一桩恶性人命案,你们一定全力侦破此案,决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韩队长点了点头,便开始对现场进行勘察。

  

良心与罪恶

友情链接

洛阳文学网_经典名人名言警句_微信个性签名 Copyright@ 2008-2020 http://www.eduhd.com
Copyright © 2008-2020 洛阳文学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 : www.eduhd.com 网站地图